微风小说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维塔……她……”低低的抽泣声音,不断刺激着宫耀辰的心。

韩萱草养起小脸,漆黑的眸子里充满了浓浓的悲伤,声音也带着些沙哑,不知是被烟呛了,还是因为别的,“她去哪里了?”

死亡,这个概念对于此时的韩萱草来说尚且不能完全理解,但是……若说完全不理解却也不是那样,毕竟以**岁孩子的智商来讲,对于死亡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只是没有那么深刻而已。也正是因此,韩萱草看着那熊熊燃烧的火光和被大火吞噬的别墅,心中不断地涌出近乎决绝的悲伤。那感觉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人消失了,又好像心脏突然空了一块,怎么补都补不好。

许是宫耀辰久久没有回答,韩萱草心中的那种痛越来越深,以至于都最后,她直接将小脸埋在男人结实的怀里,拼命发泄着她尚不能够完全理解的悲伤。

宫耀辰紧紧搂着韩萱草,恨不得将她嵌入他的身体。

夜风呼啸而过,混合着扑面而来的热气和无法救赎的绝望和憎恨。

恨……没错。巨大而又浓烈的恨意在韩萱草的心中慢慢产生,可是她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恨,那是一种很强烈的情绪,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她觉得这种情绪曾经好像深入骨髓,而且和这个搂着她的男人密不可分。而那几分陌生,则是来源于她此时记忆的空白!试问一个**岁的孩子,要如何理解这种恨意?要如何去接受。

韩萱草觉得很难受,终于,强烈的恨意让她陷入短暂的昏迷。

宫耀辰将陷入昏迷的韩萱草打横抱起,向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林肯车走去。

尽管是在国外,可是对于宫耀辰来说,和在国内并无区别。只需要一个电话,随时随地都有无数人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原本宫耀辰是想直接飞回国内,可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一连串的事情绝对不是巧合。当然,如果不是巧合,那么就是人为!

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模糊不清,宫耀辰冷峻的脸上慢慢浮现处近乎嗜血般残酷的微笑。

恰在此时,韩萱草微微睁开眼睛,一瞬间,她觉得自己见到了恶魔,整个身体更是抖得不行。

察觉到怀中小女人的颤抖,宫耀辰冷峻而又嗜血的表情立即变得温柔,眼神更是充满宠溺和怜惜。

是错觉么?韩萱草有些疑惑。为什么刚刚感觉好可怕,可是现在却又觉得他好温柔,温柔的让她忍不住想要被她抱着。

宫耀辰轻轻抚着韩萱草有些苍白的脸颊,低沉黯哑的声线有充满魅惑,让人忍不住想要沉醉:“萱草,乖乖的,睡一觉好不好?”

其实韩萱草并不想睡觉,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男人的声音,她就觉得无法抗拒。

结实而又温暖的怀抱让人赶到无比的安宁,就这样,韩萱草仿佛一只幼兽般地在男人的怀里静静地睡着了。

酒店内,宫耀辰嘴角紧绷,巨大的落地窗外,是绚烂而又明明灭灭的霓虹灯,尽管冰冷,却依旧能够吸引着无数人。

“查出来了么?”声音冷到让人发抖,事实上,电话另外一头负责调查的人在的确发抖了。根据他们对宫耀辰的了解,他们如果再拿不出像样的情报,那么下场一定会很惨,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而且也绝对没有人敢去挑战宫耀辰的权威。又或者说,这种事情,他们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明知道会后悔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要做。

“十五分钟后,我要知道结果。”挂断电话,宫耀辰将昂藏的身子陷入柔软的黑色真皮沙发中,不远处,韩萱草正窝在暖暖的被窝里安睡。

当然,事实上并不是韩萱草真的累了,而是宫耀辰为她服用了些镇静剂。维塔的死,在她的心中肯定已经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

该死,竟然敢伤害他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

宫耀辰黑眸半眯,如有所思地盯着窗外那明明灭灭的霓虹。

十五分钟刚到,电话铃声就响起。

“查不到?”这一次,宫耀辰的声音不再如先前那般冷,但却异常淡漠。

什么叫淡漠?淡漠就是对于生死毫不在乎,意思就是你们很没用,可以去死了。

对于宫耀辰来说,并不存在所谓的情分或者什么的,在他的眼中,人只分为两种,有用的和没用的。对于没用的人,他从来不会客气,当然,对于有用的人,他也会极为慷慨大方的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前提是,那些人必须是有用的。

情,只能留给她!

目光渐渐变得温柔起来,如果不是时间不对,他真的很想要她。

光是看着那甜美的睡颜,男人就感觉他的小腹渐渐紧绷起来,浑身更是有种难以排解的燥热。

该死,光是看着他,居然也能有反应。从以前开始,在韩萱草面前,她宫耀辰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是不堪一击的。这个人只要轻轻地一个眼神,就能调动起他全部的情绪和冲动。

电话另外一头的人,心情忐忑地等着宫耀辰接下来的话,可是左等右等,他们等到的却只有沉默。偏偏他们又不敢挂上电话,只能那么永无止境地等着,只能希望宫耀辰赶快挂上电话。

不对不对,千万不能挂电话。如果这位宫大总裁什么都不说就这么挂断电话,那就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是,纵然再心里祈求了千遍万遍,在沉默了将近五分钟后,电话还是被挂断了。

然而,他们绝不会想到宫大总裁之所以什么都不说的挂断电话,完全是因为看着床上那睡得香甜的小女人入了神,而不是准备让他们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走到床边,宫耀辰俯身轻轻吻着那微微张起的粉唇。就在此时,韩萱草翻了个身,顺手将男人结实的手臂扯入怀中,小脸还在上面蹭了蹭。

可恶,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这么做是在点火么?偏偏这个样子又什么都不能做。

憋屈啊!难过啊!宫耀辰实在是忍得太过辛苦了,他觉得在这么憋下去他就要废了。

浅尝辄止应该可以吧!

对于所有男人来说,美食当前是绝对没有不吃的道理的,尤其还是一道那么诱人的美食。

大手顺着韩萱草的衣摆弹入,滑腻而又柔软的肌肤隐隐散发出一股让人迷恋的馨香。男人极具温柔地吻着那纤细而又精致的锁骨,一路蜿蜒而下。

细细的声音无意识的从喉咙里发出,看到哪怕是在睡梦中,也对他有所回应的小女人,宫耀辰心中有股难以掩饰的得意和骄傲。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让他深爱的女人记得刻骨铭心更为骄傲的事情?

这是本能,又或者说是雄性与生俱来的侵略性。

是的,他要她记住他,哪怕是在睡梦中也要记得。

“嗯?”终于,处于睡梦中的韩萱草渐渐有所感觉,慢慢睁开眼睛。

韩萱草双手缠上男人的脖子,她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仿佛本能,又好像若不那么做的话,她会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饿不饿?”宫耀辰虽然这么问,但却一点都没有去弄吃的的意思。

“维塔……”记忆回到那漫天的火光中,饶是心里依旧难过着,可毕竟已经睡了一觉,那种难过多少也缓和了些,只是胸口依旧闷闷的,“她……她是不是……”

氤氲的眸子满是雾气,宫耀辰身子一僵,侧身将韩萱草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可是他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想维塔阿姨!”

小猫般的祈求声刺痛宫耀辰的心,他又怎会不知道,韩萱草对于维塔的依赖。或许对于旁人来讲维塔只是一个佣人,但是对于韩萱草来说,那却不是一般人所能代替的感情。有些时候,他甚至有些嫉妒维塔,嫉妒韩萱草能得到她的依赖。

“维塔还有事情要做。”宫耀辰只能选择欺骗,或许这连欺骗都谈不上,因为他明白韩萱草已经知道维塔死了,只是她暂时还不能接受,所以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那个死字。既然她不愿意面对,他又何必强求,有些事情不说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仿佛真的接受了宫耀辰的解释,韩萱草轻轻点头,又往他怀里钻了钻:“我想离开这里,好不好?”

心,受伤了!饶是只有**岁的智商,韩萱草却也弄得了什么叫触景伤情。她不想再待在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不想再回忆起那漫天的大火。

她痛,浑身上下都觉得好痛。

“好,我们离开这里。”低沉而又温柔的嗓音,充斥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夜很长,很长……长到仿佛不紧紧拥抱在一起,就无法怎么也熬不过去。

宫耀辰不敢想象,如果没有韩萱草,他要怎样度过这样漫长的夜。好在,那只是如果,而他也绝对不会容许那样的如果发生,无论是谁,都休想伤害他宫耀辰的女人。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

微风小说推荐阅读: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终极斗罗之武魂神明尺无梦的余烬龙刺兵王都市至尊龙婿我真是医神破晓人世都市奇门医圣我的深海渔场洪荒:我哥们儿是鸿钧老祖我有科研辅助系统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终极邪尊都市藏真创造营之老板我会努力的婚前宠约:高冷老公求抱抱逢君时花终开市井之徒女配是个小可怜混沌邪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你有仙法我有神功宸少的心尖宠儿我的绝色总裁老婆明帝国的崛起穿越之不宜一世我成了女帝的召唤兽永恒天帝龙婿开天镜重生之最强修仙邪少药王我徒弟太强了周天李若雪新笔趣阁天才邪医dota传奇教父重生法国当画家洪荒之太虚元尊半岛酒馆神系纷争山村医武赘婿十方道尊大佬今天也是个小作精我真没想当刀仙团宠娇妻超难娶顶流大佬的财迷心尖宠日常系顶级神豪重生八零甜妻美又娇白小龙的牛气人生
微风小说小说搜藏榜: 凤逆天下北月篇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亿万老婆买一送一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终极斗罗之武魂神明尺无梦的余烬龙刺兵王都市至尊龙婿我真是医神破晓人世都市奇门医圣我的深海渔场我有科研辅助系统终极邪尊创造营之老板我会努力的逢君时花终开女配是个小可怜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宸少的心尖宠儿明帝国的崛起我成了女帝的召唤兽龙婿重生之最强修仙天才邪医重生法国当画家半岛酒馆山村医武赘婿大佬今天也是个小作精团宠娇妻超难娶
微风小说最新小说: 园香绣娘在上哑学霸的别样爱恋从雾影开始做火影你是人间甜豆都市无敌战神重生之我是大财阀探秘:开局就挖始皇陵豪门顶级盛婚她怎么那么甜呀[美娱]女神萌约开局带三千死士,闯入加工厂!娇气包小人鱼她超乖哒开局直播卖葵花宝典年代之如约而来签到四十年的我成了忍者之神全球迷宫:只有我能看见提示渔村小仙医重生后国师他每天都真香重生后我成了首辅的心头好柱灭之刃之杀鬼就变强争霸天下金牌王妃神奇宝贝:我成立了火箭队替身娇妻:错惹天价老公世玺民国从遇见司藤开始逆天驭兽师重生之步步仙路大佬马甲认领一下